陶保

作者:   | 发布时间:2014-07-25 10:31:00   | 来源:隆林地情网

  陶保(1874~1919年),又名陶顺清,苗族,今猪场乡那绍村人。出身贫穷家庭,曾为地主打过长工,生活艰苦,被迫上山当“贼寇”与有钱有势的人对抗,特别与地主莫老罗、杨廷增等势不两立。

  民国初年到猪场安家落户的莫老罗(汉族,地主),一心向往种大烟捞大钱,于是买通县长蒋乃勤(莫的同学),任命莫老罗为“保总”。并与彝族地主杨廷增,互相勾结,共同策划种大烟。规定每产大烟100两,要上交50两,其余50两用廉价收买。为了强迫群众种大烟,把地里已快扬花的玉米全拔掉。从而激起了苗族人民的极大愤恨,终于在民国5年(1916年),在陶保领导下掀起了武装反抗斗争。

  起义军明确提出“打倒汉税”的口号,很快得到苗族人民的拥护,队伍从开始的50人发展到200多人。民国5年10月15日,陶保率队到阿稿寨对面的山坳,开枪开炮轰击县知事蒋乃勤所率的警兵,16日清晨攻陷阿稿寨后,l7日乘胜攻下猪场,杀死“把总”莫老罗,放火烧了莫家。陶保又继续带兵围攻德峨,把蒋知事及其警兵赶出德峨。旧桂系军于民国6年农历正月初六,由旧州调陆军游击营吴定国排,由逻里调韦鹤龄排,在蒋知事率领下出守者浪,准备进犯苗冲。陶保即召集各方首领,发动各地群众,于初八日集蒙里,初十、十二、十三、十五等日,与者浪之防军团勇,连日激战。义军失利,伤亡颇众。激战到十六日,官军弹尽粮绝。义军转败为胜,击陷者浪,“被焚瓦屋二百八十三户,茅屋四十八户,火焰二日不绝” (《广西西隆县苗冲纪闻》。民国8年编)正月十日攻陷者浪后,到二十八日仅十二天,义军又先后攻陷者烘、委央、膜岩、今吴、滥木冲、滥田湾、蔡家湾、马海、水头上、弄里、那乾等村。

  民国6年(1917年)底至7年初,陶保率领的义军继续挫败新知县汪先唐的进攻。义军“其势益张,土客人等,多有附从者,一切地方行政,均归彼等自行管理”。“各该大酋之下,又有若干小酋,亦各统一方”。官府的“政治组织,实无足道”(《广西西隆县苗冲纪闻》)。

  民国7年(19l8年)六月,新知事陈宝书吸取武装镇压失败的教训,改用谈判办法,亲自前往猪场,与苗族首领谈判,但谈判破裂。

  民国8年(19l9年)五月初六起,陶保又率领泥山石山、土黄两甲及巴结甲其它各乡之起义队伍六七千名,分八路进攻克长,前后打了六仗,义军伤亡数百。

  随着义军进攻克长失利,官军又与其他保董、团总联合,建立地主武装,准备围攻陶保部队,同时禁止彝族人民参加苗族起义军,加上起义初期阿稿族长(彝族)杨廷增支持莫老罗,造谣“彝族打苗族”,使陶保误认为整个彝族都“顺官反陶”,调集苗族起义军向彝族寨子进攻。民国8年陶保令300人马攻下彝族居住的主要村寨那地。接着攻打干坝和四场甲等地,呼喊“除客留苗”(客包括彝族);格杀“穿裤子的人”(因彝族的女子不穿裙子,穿裤子)。农历八月,陶保攻打弄保,因弄保彝胞已逃往谭石,陶保将弄保寨烧光后,又进攻谭石,双方激战9昼夜,各死伤100余人。为了补充兵力,陶保出银子(有说是苗族地主杨七公帮陶出银子)收买三乡(今蛇场、长发一带)的部分白苗来攻打,攻下谭石。攻下谭石后,陶保指挥大烧大杀大抢,烧毁全寨房屋。

  同年秋,旅长级桂系司令韩彩凤和田南道尹雷殷氏率兵进入苗冲,镇压陶保部众,实行“诱其胁从,剿其不服,收缴民间枪支”,共收得步枪300余支,粉枪3200多支,陶保因到处攻打彝寨,格杀彝族同胞,遭到各族人民的反对,也失去了广大苗族人民的支持,农历十一月间攻打长发、罗湾和磨石盔时,队伍只剩下200多人。磨石盔已驻有“讨陶队”,陶保的部众一来, “讨陶队”佯装退却,诱陶深入,陶保不知是计,率队进入磨石盔,寨中的杨亚保(苗族)伪称与陶“打老庚”并请陶保饮酒,饮酒中毒。侥幸不死仓惶带队离开磨石盔,被“讨陶队”追上,200多部众全部被擒。关于陶保的死有多种说法,一说饮酒中毒死亡后,尸首运到德峨;一说陶保逃出磨石盔往老家途中,在工栅毒发身亡;一说陶保被“讨陶队”擒拿后,押到德峨用桐油烧死,把首级砍下示众;也有说是陶保逃回老家后,住了几个月,还起了房子给后代才被官府派兵捉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