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战事

作者:   | 发布时间:2014-10-20 09:01:00   | 来源:隆林各族自治县志

  

  陶保起义

  民国初年,桂系军陆荣廷统治广西,为了发财,强迫人民种鸦片(罂粟)。猪场乡保总莫老罗(汉族地主)与族长杨廷增(彝族地主)相勾结,共同筹划种鸦片。规定按烟产量50的比例收烟税,其余50%由他们低价收买,并下令强迫群众将正在扬花的玉米苗全部砍掉改种鸦片,因而激起苗族人民的极大愤慨,终于在民国5年(1916年)爆发了以陶保为首领的反烟税斗争,且很快得到全县各族人民的响应,参加者达2万余人。斗争从民国5年开始持续到民国8年,并进一步发展成为反对旧桂系政权的民族压迫及苛捐杂税的斗争。

  从民国5年冬月起,群众拥戴陶保为主帅,古光臣为“三王”,马仓任“都督”,并制作旌旗,立年号,于冬月二十四日,同带兵进扎阿稿的西隆县知事蒋乃勤展开激烈战斗,把蒋知事的官兵打得弃甲而逃,连追4天,直把蒋追到猴场。蒋逃回县城,“退守城隍,高垒待援”。

  民国6年农历正月,陶保、古光臣又组织各路队伍,集中在蒙里,出师者浪,向官方从旧州、乐里调来镇压的陆军游击营及蒋知事率领的官兵展开激烈战斗,从初十打到十五日止,苗族队伍伤亡虽大,但仍坚持战斗,终于在十六日下午击败官兵,攻陷者浪,再一次击败了蒋知事的“围剿”。

  民国7年正月,汪先唐接任蒋乃勤为县知事后,不但未能把陶保的队伍镇压下去,而且对陶保的起反活动束手无策,一切地方行政,都由苗族各头领自行管理,政府设的行政机构,已是微不足道。

  民国8年陶保的队伍先后打败了新知事陈宝书的税警队伍和荣字营前来镇压的官兵,以及桂系司令黄自新(旅长级)前来镇压的官兵。直到当年秋,田南道尹会同桂系司令韩彩凤(旅长级)率兵前往镇压,既逐陶顺清而毁其帅府,擒杨八解省政府,这场起反斗争被镇压。

  杨刚奶率众攻陷县城

  民国21年(1932年),西隆县政府与各族恶霸地主相互勾结,加强对人民的掠夺,每个月有10次杂派,名目繁多,如田赋税、猪、鸡、牛、马税、盐税、人头税等等。每个人要缴人头税20元,每头牛缴税10元,每头猪交3元,还要抓丁拉夫。县府不断派乡警到村寨抓壮丁,催收苛捐杂税。抓不到壮丁就要钱,交不出钱就抓家里的人去坐牢,收不到苛捐杂税就没收家产。德峨一带的苗族、彝族、仡佬族人民深受其害,不少劳苦人民家破人亡。杨刚奶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发起了农民起义。

  杨刚奶经过7天走村串寨秘密活动,组织了苗族、彝族、壮族、汉族等民族的群众参加起义,队伍共500多人。在她带领下,于民国21年农历三月初四上午8时左右,起义队伍高举绣有镰刀的旗帜,吹起牛角号,从德化乡德峨村龙洞寨出发,中午时分队伍来到县城附近,兵分3路攻打县城新州。一路从铜鼓桥方向进攻,一路从含山往西河桥担任主攻,一路从者浪、者保叉路往下攻。攻打时,3路义军刀枪齐举,杀声动地。县府在西河桥的防守,被义军攻破,打伤2人,其余10人逃跑。县府何来福闻讯带领一个排约30多人和其他政府官员全部逃往后龙山,义军很快攻陷县城,打死县府官员6人,救出被关押的群众40多人。战斗中义军牺牲1人。下午4时左右,起义队伍分3路撤退,东路先走。杨刚奶带领80多人从者烘上滚马撤退,路经常么时,被地主杨宗泽、杨瑞英事先布置的丁兵拦路抓走义军4人。第二天,杨刚奶、罗荣昌、杨尚济带队伍到隆卡达会见王登五(起义人之一),王劝杨刚奶一起往冷水方向走,杨刚奶说:“在这个地方不要怕,都是我们的老百姓”。就在这时,杨宗泽又派杨瑞英、杨增友等6人跟着到隆卡达哄骗杨刚奶,把杨刚奶带到岩脚,走到半路把杨刚奶绑起来。杨刚奶对他们大骂道:“天有眼睛看地下啊,我不象你们白吃人家的饭,白用人家的钱,我是不要别人东西!”

  三月初八,杨宗泽派兵把杨刚奶和其他18人押送新州,经过狗场时,从乌梅来了40多人接押,被押的逃走3人,其中1人被打死,2人逃脱,其余的被押到新州。三月初九有8人被杀,过了两天其他人也被杀害,杨刚奶被押到今二小下面丫口的草地上杀害。

  这次起义虽然失败了,但是各族人民的反抗斗争仍坚持下去。

  白崇禧指挥克长之战

  民国22年(1933年),白崇禧欲以西隆(今隆林各族自治县)为根据地,积蓄力量以便配合粤军反攻自治军,于是率领“田南警备军”及其指挥部,从贵州省坡脚进入西隆县。到西隆不久,有消息说,自治军有进攻西隆的模样,白崇禧兵力少,自度力不能敌,率部前往西林,想暂时躲避。

  与此同时,自治军在恩隆(今田东县)附近被粤军击败,刘日福率部分余部逃到西隆克长。当白崇禧率部抵克长时,正好与刘日福相遇。自治军兵力相对占有优势,白崇禧意识到这一战是生死存亡的关键,于是躺在轿子里亲自指挥战斗。战斗打得非常激烈,双方久攻不下,白崇禧没有预备队可增援,他命令随身的护卫队到前线参加战斗,战斗打到黄昏,自治军难以抵挡,就放火烧了村寨,然后退逃。白崇禧部忙于救火,不作远距离追击,结束了战斗,俘虏自治军兵数名。

  杨福萌率苗民大败桂系兵

  民国24年(1935年)7月,中共滇黔桂边区临委为了扩大新区,派遣一个小组,由梁学政、陈勋、罗英等人到西林、西隆县一带,开展争取地方武装的统战工作。这个小组由西林籍曾参加边区党代会的代表罗英做向导,先到西林县,然后到西隆县长发乡开展争取苗族头领杨福萌的工作。

  杨福荫,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出生,是苗族头领杨满之子,长发乡后寨村人。多年来,由于国民党西隆县政府与地方恶霸勾结,加紧对各民族的压迫与剥削,强迫人民群众交纳田赋,猪、牛、马、盐税和鸦片种植税,以及每人20元的人头税,每10天还有三四次杂派,天天派人催款,谁不交就抓去坐牢,逼得人民群众走投无路。在这之前已爆发过多次苗民反抗苛捐杂税的斗争。为了利用苗族头领压迫苗人,国民党政府委杨福荫以西隆县民团总指挥的要职,但杨对此并不看重,而是对自己的同胞表示同情。他利用民团总指挥的权,宣布辖下的苗民免交烟税3年,此举深得苗民的拥护。在烟税上缴时,他少交或不交给西隆县政府。因此,他被国民党反动派看成眼中钉,肉中刺。中共滇黔桂边区临委派人做杨的工作和在苗冲组织苗民革命的事,也被国民党西隆县政府探知。国民政府对此恐慌不安,于是令桂系百色民团指挥官苏新民以会同杨一起共同铲鸦片烟苗为名,于248月派3个营的兵力,前往克长、长发乡一带,企图扑灭苗族革命斗争。

  此时,梁学政、陈勋、罗英等正在杨福荫的家,做争取杨的工作,并举行了誓盟仪式。誓词是:“今晚我们同盟,亲爱如同骨肉,凡事为义为理,善恶生死相顾,不怕淫威强权,不辞艰难困苦,秘密不能泄漏,行动不能龌龊。谁人违背此誓,必遭天诛地戮,身首荡于殁污,此誓。”誓盟后,共饮血酒。这样,杨福荫部成为滇黔桂边区劳农游击队的一部分。但如何对待会突如其来的严重的形势?杨福荫与梁学政等分析了桂系举兵此行的来意,认为此时所谓派兵共同铲除烟苗,实属一种借口,其真正的目的在于扑灭苗区刚刚燃烧的革命之火,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梁学政等提出,必须做好准备,否则吃亏上当。杨立即紧急动员苗民组织起来。这支队伍总共有1000余人枪,武器中还有比较好的比利时式步枪。为了深入发动群众,提高群众革命觉悟,梁学政等把桂系军苏新民带兵镇压右江沿岸各县农民革命的情况向杨福荫和苗族群众宣传,激发了苗族群众对敌人的仇恨。于是,杨福荫紧急命令,要各村寨做好迎敌的战斗部署。根据苗族群众居住分散、村屯小、道路崎岖等特点,梁学政等提出,在每条入村屯路口都设有伏兵守卡,在大的道路关隘另派重兵设伏,等待敌人接近关卡,立即开火。

  8月的一天。敌人3个营果然窜到苗冲。杨福荫派侦察人员探知敌人正在挨家挨户搜查捕人和抢劫财物,于是连夜下令各村屯投入战斗。各村屯各自为战,队伍团结,打仗英勇,经过5昼夜激战,敌人伤亡惨重,残部狼狈逃回百色。

  这次战斗,震动了整个滇黔桂边区,鼓舞了苗族和各族人民的斗志。桂系当局恐慌万状,深怕苗民的反抗压迫斗争蔓延下去。258月,桂系军乘中共滇黔桂边委派来的人员已离开苗区之机,突然派兵包围了杨福荫的家乡乌梅村,袭击杨福荫。杨身负重伤,被敌俘获,在被押往县城新州途中不幸身亡。

  柠檬坳之战

  民国27年(1938年)北楼乡长贺昌纲,横行乡里,到处抓丁拉夫,连独子也不放过。民众忍无可忍,终于起来造反。

  520日,由起反领导人王殿选(岩茶乡者艾村人)、王天锡(北楼乡人)等带领起反队伍约500人,计划先攻陷北楼乡公所,然后攻打县城。起反农民手持粉枪、弯刀等武器,当天中午攻打北楼乡。乡长贺昌纲外出不归,副乡长黄朝良听到枪声后沿山沟逃命。起反队伍很快攻下乡公所,1名县警和者利村村长被打死。

  西隆县长梁聘升闻讯后,亲自带队前往镇压,参加镇压的部队有新州临时调回来的后备队10多人,扁牙后备队10多人,百色税警1个排,县警察队1个班。当镇压部队到达柠檬坳时,与北楼起反队伍激战。因农民领袖王殿选在战斗中牺牲,农民队伍被打散,起反失败。